白启岩以为白如月不相信他的话,接着解释道:“月儿,王爷是皇子,他的不容易是我们难以想像的......”

   白如月撇撇嘴说道:“三哥,在你心中,月儿那般不懂事吗?真是的!”

   白启岩看着嘴往下扯的白如月,忙摇头改口道:“哪里哪里,月儿在三哥心里,乖巧又懂事,冰雪又不聪明,是样样都好,简直是难能可贵不可多得的妹子。”

   白如月笑容可掬的看着白启岩,“嗯,三哥评价一直很中肯,月儿谢谢三哥了!”

   白如月笑着接完话了,把身子往前倾倾,压低声音问道:“三哥,太子这事,你怎么看?”

   白启岩一愣,随即收起玩笑,跟着压低声音道:“这事,可大可小,至于会怎么样?得看今上的态度。

   若是今上较真,太子之位可能会不保,若是今上那什么,周家会受些过,其余的,不会有大碍。”

   白如月身子往后靠了靠,似是而非的说道:“所以说,一切,只看皇上的决断了?”

   白启岩点点头,“嗯!”

   白如月还想说什么,巧眉在门外禀道:“小姐,饭菜送到了,现在摆上吗?”

   白如月扬声回道:“好!”转头对白启岩道:“三哥,我们先吃饭。”

   白启岩点头道:“行,咱们边吃边聊,我只告了两个时辰的假,吃了饭还得回去。”

   大方气质淑女高清唯美写真

   白如月点头,起身带着白启岩往隔壁走。进房间后,对众人道:“摆好了?你们也下去吃饭,今儿不用伺候。”

   巧眉见机的带着众人退下。

   兄妹俩边吃边分析如今的形势。白如月从白启岩那里知道不少消息。

   吃过饭后,白启岩带着知书柳叶回翰林院。

   而宫中,皇上在御书房的龙榻上斜靠着,微闭着眼不知在想什么。

   万公公垂首侍立在边上,静静的站着,大气不敢吐。

   林公公在门口,眼观鼻,鼻观心的侍立着。

   众人离开后,太子跪到御书房门口,起初还跪得笔直,一个时辰不到,腰便直不起来了,后来用双肘撑到地上,腰缩起来卷成一团.......

   直到巳时,万公公轻声唤道:“万岁爷!”

   皇上睁开眼睛,询问的看一眼万公公。

   万公公躬着身赔着小意的说道:“万岁爷,该用膳了!”

   皇上开口问道:“什么时辰了?”许久没有说话,皇上的嗓子有些沙哑。

   万公公恭敬的回道:“巳正了!”

   皇上用手撑着龙榻坐起身来,万公公忙上前伸手去扶,皇上摆摆手,说道:“行,传饭进来吧,今儿就在这儿用膳。”

   万公公低头应道:“好。”万公公转身给林公公一个眼色。一会,内侍宫女将食盒提了进来。

   万公公伺候皇上用好饭,让人撤下碗筷,再将茶杯递到皇上手里。

   皇上低头抿了一口茶,才开口问道:“太子还在门外跪着?”

   万公公垂手应:“回万岁爷,是的!”

   皇上轻轻的挥手,“去,让他回去吧。”话语里听不出情绪。

   万公公垂手应道:“是,奴才这就去。”

   万公公退出御书房,径直走到太子跟前。

   太子见万公公出来,眼里有了丝期待,见万公公面无表情的走向自己,那份期待渐渐变成失望最后变成恐惧。

   万公公见太子面上瞬息变化的表情,重重的叹了口气,说道:“殿下,请回吧!”

   太子想要开口问万公公,见万公公朝他摇摇头,到嘴边的话忍住了。

   太子想要站起身来,腿脚酸麻得没有一点知觉,根本站不起身来。

   边上的内侍忙上前将太子扶起。

   万公公轻声对两内侍道:“送殿下回去。”

   万公公吩咐完便转身回御书房,太子朝万公公说道,“公公,帮我转告父皇,儿臣知错了。儿臣辜负了父皇的期许。”

   万公公的脚步的停顿了一下,没有回头,也没有回答,随后径直回御书房。

   万公公进到御书房,见皇上已经坐到龙案边开始批奏折,心不由得悬得更紧了。

   万公公正想着如何转告太子话。

   皇上低头在折子上批注,头也没抬朝万公公吩咐道:“宣几位相公和镇远候来见朕。”

   万公公忙垂手应道:“是,小的遵旨!”

   几位相公和吴志齐来得很快。

   皇上见众人到了,对万公公道:“带着他们退下,不宣不得入内。”

   万公公带着众内侍宫女退下。

   几位相公和吴志齐一直在御书房呆到未正,万公公才被宣进御书房,随后翰林院的编修杨义被宣进御书房。

   接着,两道圣旨从御书房中传出。

   一道送往太子东宫,一道送到大理寺少卿周茂才的周府。

   几乎在圣旨到东宫和周府的同时,京城各家各处接的信儿,太子因失德而被废,择日搬出东宫。

   周茂才养女不教,治家不严,罢其官职,全家发配千里之外,周茂才其子孙,三代不得参与科考。

   圣旨一出,京城各家像是打了个激灵,有女儿的人家,对其女儿纷纷束紧看管,生怕稍微疏忽,而给自家招来大祸。

   隔天,白如月刚吩咐完柳崇阳将其送走,巧眉一脸八卦的进到屋里,“小姐,奴婢刚听到负责采办的杨婆子说,周家那位小姐,昨儿夜里死了。”

   白如月一愣,转念一想,周言清与太子的事,眼下是京城街头巷尾议得最热的。也难怪采办的婆子都能听到信儿。

   “哦?昨儿夜里死了?”白如月还是好奇的问道。

   巧眉的头点得如捣蒜,“嗯,杨婆子说,昨儿夜里上吊死的。”

   白如月又是一愣,周言清两世都逃不掉早死的命运。

   上一世,她为太子殉情而去。这一世,也因太子而去。看来,太子是她命中的劫。

   巧眉见白如月愣愣的出神,忙叫道:“小姐!”

   白如月回过神来,轻轻的叹口气,“我虽然不喜欢她,可想着她年纪轻轻的就走了,心里还是有些难过。

   唉,也是,她给她家里招来如此大的祸,她那些兄嫂如何容得下她?”

   巧眉跟着叹息道:“也是,周家子孙三代不能参与科考,周小姐的嫂子们怎么也容不下她。依恋直播app免费下载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重生之商女王妃》,“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