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app苹果 () 原来慕姓是西洛比较稀少的姓氏,打听的侍卫知晓慕兰可能是有钱人家的女儿。到了西洛后,就先打听西洛姓慕的大人物。想着大人物家亲戚众多,指不定就和慕兰能扯上点关系。

   就是那么巧,西洛最出名的姓慕的人家就是天辰侯府的慕家。慕家比较坎坷,据说十来年前遭遇过一场大难,家被蒙冤入狱。子女们死的死,残的残。

   好不容易西洛新皇继位,慕家洗净冤屈恢复爵位。却也留下了许多遗憾,据说现今慕侯爷有个最疼爱的小妹妹,就是在当年的事件里弄丢了,一直没有找到。

   慕家为此年年悬赏,赏金已经加到了十万金。每年不知道有多少人去慕府认亲,但至今也没有找到那位慕小姐的下落。而且那位小姐与慕兰同样聋哑,据说是幼年时生了场病导致的。

   线索这么明显,侍卫觉得不用上门问,慕兰肯定就是慕府的小姐。

   但是天辰侯府是现在西洛最出名的将府,慕侯爷亲自领导下的天辰军更是西洛赫赫有名的铁军。西洛与大楚接壤,天辰军在边境这几年一直频频动作,引得太和帝忌惮。

   将慕兰送回西洛容易,可事涉两国。若能因此交好谋利,那就更好了。

   那侍卫私心想了想,就没急着去认亲,先把这消息回报给何瑶林钊。

   不过是认个亲,骨肉团圆的事情。涉及到两国利益,都变了味。

   何瑶看的忍不住叹息一声,问林钊:“你觉得呢?”

   林钊很平静的道:“叫他去认吧,西洛国力这两年虽然发展不错,跟大楚还是有差距的。我堂堂大楚,还没必要利用一个可怜的姑娘谋求什么?”

   何瑶觉得林钊这话说的非常大气,思索着道:“我要不要先把这好消息告诉慕兰呢?”

   窈窕淑女落地窗前展倩影美艳清纯

   林钊表示反对:“还是先看看慕家的反应吧!”

   何瑶想想觉得也是,万一慕兰期望太大,慕家又嫌弃慕兰现在的状况怎么办?

   许久没去镇上了,等腰伤彻底好了后,何瑶就去了镇上探望亲人和慕兰。

   谣言还没有传到镇上,亲人们都以为她只是脚扭伤,见她现在走路如风,都挺欣慰的,没有刨根究底。

   何瑶看见慕兰坐在卫氏身边,跟着对方学做女红。自打卫舅妈知晓慕兰可能是有钱人家的女儿后,再没舍得让她去后厨洗菜刷碗。

   见没事做了,慕兰又不想吃白饭,就跑到卫氏这里。忙的时候帮着一起照顾卫,闲了就跟着一起做针线。

   何瑶看见慕兰做的是个荷包,而且选用的是藏青的底色,荷包也比普通女孩子用的略为大一些。就笑问:”你这是给谁做的呢?”

   慕兰的脸上飞过一层淡淡的红晕,神情有些羞涩的在纸上写下:“是给卫岩公子的礼物,他快要过生辰了。说自己荷包坏了,求我一定要帮他做一个。”

   何瑶暗笑:“什么公子啊,你叫他岩哥就行。”

   见自己表哥是真的开始追求慕兰了,没有因为世俗的原因嫌弃对方。何瑶先觉得开心,回头又觉得不妥。若慕兰真是西洛天辰侯府的小姐,自家表哥的身份可就真不够看了。

   慕家就要找来了,这是要逼着卫岩才开始恋爱,就要失恋么?

   看最新最全的书,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