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山洼里主要是一些果树,也栽种着一些茶叶,一些老人弯着腰,正在茶林里摘着茶叶。

   因为是周日,连一些小孩也在帮着爷爷奶奶摘茶叶,有的七八岁,有的十来岁。薛芝兰指着几十米之外的一对老人,向钱多多介绍道:“多多看,那就是馨姐的爷爷奶奶。馨姐的爷爷叫钱天顺,在幸福村当了十几年的支书,一辈子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处事公正,在咱们幸福村的威

   望很高。馨姐的奶奶叫廖桂香,爱尚app直播官方下载也是一个很随和的老人。”

   钱多多连连点头。“这两个老人都七十多岁了,老支书的爸爸还在,现在已经103岁了,是咱们酒州岁数最高的人。今年过年的时候,市民政局的领导还专门到钱家湾看望过三个百岁老人,给他们每个人发了两千块钱的慰问

   金。”

   钱多多笑道:“这个103岁的老寿星,应该是钱家湾的老祖先了。”

   “要是钱家湾的人,肯定是的祖先。”

   “但愿吧。我希望这一次不会白来。”

   “顺爷、廖奶奶……”

   薛芝兰大声喊叫着,向一对老人跑过去。

   钱多多紧紧跟在她的身旁。

   清新休闲少女外出照

   茶林里的一对老人抬起头来,看着薛芝兰,脸上浮现着慈祥的笑容。

   看见薛芝兰跑到了面前,老头和蔼地道:“芝兰,来了。”

   “顺爷爷,您摘了多少了?”薛芝兰小嘴甜甜地道。

   “我们都是老头老太太了,摘不了多少,还当不了那些几岁的小孩子。”老头笑呵呵的,双眼明亮,一点也看不出对生活的不满和埋怨。

   老太太也是笑呵呵的,满脸慈祥。

   钱多多看着这两个老人,从心里就觉得他们很亲切。

   而且,这两个老人都是七十以上的高龄了,却耳不聋、眼不花,连头发都没白,看起来最多六十岁的样子,说话中气十足,身体十分硬朗。

   不得不说,钱家湾这块地真的是与众不同。

   “廖奶奶,馨姐在哪儿呢?”薛芝兰笑盈盈的问道。

   “馨儿刚刚还在跟我们一块儿摘茶叶呢,后来接了个电话,就回去了。”老太太看了钱多多一眼,对着薛芝兰,笑眯眯地道:“芝兰,这小伙子是谁呀?”

   “奶奶,这是我朋友,他也姓钱,叫钱多多。”

   钱多多立即恭恭敬敬的道:“爷爷好,奶奶好。”

   钱天顺点点头,很是热情地道:“好好好。既然姓钱,咱们就是一家人了。芝兰,多多,咱们回家去坐吧,我让馨儿弄点饭。”

   薛芝兰忙道:“顺爷爷,不用了,我们待会儿看看馨姐,然后中午回家吃饭。这会儿茶叶好,们多摘点。”廖桂香动情地道:“芝兰,跟馨儿是好朋友,馨儿为了我们三个老人,放弃了在城里工作的机会,她心里面其实有很多的苦楚,有很多的无奈。这段时间,她没有原来那么开心了,常常一个人静静地坐着

   ,发呆,我们是疼在心里,爱在心里,可是让她回城里去工作,她又不肯。芝兰,帮我们好好的劝劝馨儿,让她离开钱家湾吧,城里才能找寻到她的幸福。”

   “奶奶,不瞒您说,这些事我早就给馨姐说过了,她也想进城去工作,跟她的男朋友在一块儿,两个人不分开。可是她就是放心不下们,她犹豫过很多次,就是下不了决心。”

   “唉……”廖桂香叹息一声,“这丫头,心眼儿太慈了!”钱天顺看着薛芝兰,很是坚定地道:“芝兰,我们几个老家伙现在还能自己照顾自己,帮我们想个办法,一定要让馨儿离开钱家湾。不能因为我们几个老不死的家伙,耽误她一辈子。我们辛辛苦苦的供她

   读书、供她上大学,为的是什么?不就是希望她能够走出钱家湾,找到自己的幸福吗?我爸爸知道自己的年龄太大了,害怕拖累她,好几次差点自杀……”

   “啊!贵祖爷要自杀!”

   薛芝兰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贵祖爷就是钱天顺的父亲,钱明贵。他在钱家湾的年龄最大,辈分最高,大家都叫他贵祖爷。

   钱多多也有点紧张了。103岁的老人,在国也很罕见,万一因为这点事就自杀了,就太可惜了。

   廖桂香点点头,神情黯然道:“就在前几天傍晚的时候,他一个人往河边走,要不是有人看见,他差一点就跳下去了。我们把他接回家,馨儿一直守着他哭,整个晚上都在照顾他,一直没睡。”

   薛芝兰跟钱多多互相对视一眼,不觉心里都有点沉重。

   钱天顺道:“芝兰,好好劝劝馨儿,让她早日离开钱家湾,兴许她一离开,我爸爸还能多活几天。不然的话,真不知道他老人家什么时候又搞点事出来,到时后悔都来不及了。”

   薛芝兰点点头:“好吧顺爷爷,我再给馨姐好好说说。”

   钱天顺跟廖桂香的脸上露出了宽慰的笑容。

   薛芝兰又道:“顺爷爷,其实我们这次来,还有一件特别的事情想问您。”

   “嗯,什么事,说吧。”

   薛芝兰看着钱多多:“多多,自己说吧。”

   钱多多点了下头,对着两个老人道:“爷爷、奶奶,们记不记得二十年之前,钱家湾有人丢了孩子。”

   “丢孩子?”钱天顺眉头一皱,疑惑的看着钱多多,“多多,是什么意思?”钱多多认真道:“爷爷,是这样的。我叫钱多多,但我是一个孤儿,我从小是在酒州福利院长大的,据福利院的院长说,我生下来几个月的时候,因为得了重病,父母无钱医治,就将我扔在了福利院的门口

   。后来他经过多方打听,基本确定我父母就在靠山镇幸福村。我这次到钱家湾,其实就是找我父母来的。”

   “哦……”钱天顺点点头,恍然大悟的样子,指着钱多多道:“叫钱多多?”钱多多点头:“对,钱多多。这是我父母给我取的名字,他们将我丢下的时候,留了一点钱,一张纸条,还有一瓶温热的牛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