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墨骁接过沈御风递来的消过毒的衣服和鞋子,换上。

   在沈御风的陪同下,走进了早产儿监护室。

   “这里有空气调节设备,保持恒温、恒湿和空气新鲜,有专门的医护人员24小时轮班守着,你可以放心的把孩子交给我们。”沈御风用柔和的声音解释,无形之中安抚了席墨骁紧绷的神经。

   很快,席墨骁就看到了三个孩子。

   他们躺在保温箱里,眼睛闭着成两道狭长的缝,犹如一道墨痕,一看就是大眼睛的孩子。

   因为早产,他们的体重也都不一样,但皮肤全都是皱巴巴的,薄而嫩,呼吸快且浅。

   席墨骁心道:“他们好小啊,他们就是我的孩子啊,就是我跟云浅的孩子!”

   这是他们父子、父女的第一次相见,隔着保温箱的玻璃。

   他们有大大的眼睛,挺直的鼻子,俊秀的嘴巴,尖尖的小下巴。

   孩子没生下来之前,他整天嚷着一定会有一个是女儿,表现的重女轻男,可实际上,每个孩子都是他的心头肉,都是珍宝。

   孩子很瘦,很小,脑袋只有他的拳头那么大,手指头细的像麦秸。

   席墨骁一眨不眨的看着保温箱里的宝宝,眼泪控制不住的涌了出来。

   清纯的私房美艳的面容

   沈御风拍了拍席墨骁的肩,这是男人肩无声的安抚。

   席墨骁声音有些哽咽道:“我没事,就是……太高兴了。”

   “御风,谢谢你!”席墨骁又说,语气十分诚恳。

   沈御风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并没有多说什么。

   虽然他还是个单身狗,但这种为人父母的时刻,即使是席墨骁这样的铁血硬汉也有这般柔情的一面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拍了拍兄弟的肩膀,一切尽在不言中。

   过了几分钟,沈御风说:“儿子丑点也就罢了,颜值不够身家来凑,可你女儿……”

   席墨骁闻言,曲起胳膊,用力的撞了一下沈御风的腹部。

   沈御风疼的龇牙咧嘴,说:“哎,你这人,有异性没人性,我也是为你好。”

   “滚蛋。”

   原本端肃的气氛瞬间活跃轻松了很多。

   席墨骁脸上洋溢着为人父母的幸福笑容,守在保温箱旁,寸步不动,不舍得离开。

   过了一会儿,席墨骁就发现三个孩子的脸色出现了异样。

   “御风。”

   不远处的沈御风抬起头,不以为意道:“怎么了,又想趁机虐狗?”

   “不是,你快过来!”

   席墨骁的声音紧绷着,闻言就让人跟着紧张了起来。

   沈御风立刻大步走到他身边,“怎么了?”

   “你看孩子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黄了,是黄疸。”席墨骁的声线听不出任何异样,可实际上,他几乎把自己这辈子的克制力都用上了。

   沈御风虽然不是儿科医生,可对黄疸也略知皮毛。

   他忙说道:“我马上叫儿科专家过来,早产儿黄疸是很正常,照照蓝光应该就好了。”

   沈御风尽量轻描淡写,可席墨骁没办法放松下来,他太紧张,太担心了。

   三个孩子平均体重仅仅只有1.2千克左右,属于极低体重早产儿,胎龄小于32周,是临床问题较多,病死率较高的那一类。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阅读!w#w##o#m黄瓜视频看片的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