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也是很担忧的道:“是呀多多,像张龙他们这么了解的情况,史克朗的皇宫不但能防人、防子弹,就连天空飞来的导弹也拿他没有办法,们怎么能行啊。”

夫妻俩只是听说了钱多多的厉害,没有亲眼见过,自然有这样的担心。

但是,米国皇宫的防卫再严又能怎么样,那只是对一些普通的杀手而言,对于钱多多这样的异能武者,并不是太大的麻烦。

钱多多微微一笑,问道:“宋叔,们在米国攒下这个饭店,用了多久?”

“我们家本来在东海,家境一般,20多年之前,我在东海上大学,安妮到东海大学留学,我们就爱了,后来结了婚,生下秋月,安妮也入了我们大华国的国籍。秋月6岁的时候,安妮的父母病重,我们一家子回纽州照顾她的父母,在唐人街租了门面开饭店,两年之后,她的父母先后去世,留了一笔小小的遗产给我们,我们也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就把东海的房子卖了,东拼西凑的,花了100多万美金,把这儿的门面买下来,盖起了这个带有华夏古风的小楼,所以算起来,我们的唐宋饭店已经足足13个年头了。”

“宋叔、安妮阿姨,十几个年头,创下这份产业不容易吧?”

宋中原点点头:“是啊,挺不容易的,我们两口子起早贪黑,每天十几个小时的工作,特别是照顾她父母的那两三年时间,真的是累得够呛。”

安妮很是动情的接口说道:“我爸妈生病的那三年时间,我丈夫跟女儿都很孝顺,照顾我父母很周到,让我父母享受到了真正的晚年的幸福生活,他们非常的满足,爸妈的邻居们也非常羡慕,我非常爱我的老公跟女儿。”

安妮说着,还在丈夫的脸上亲了一口,毫不避讳,也毫无羞涩。

宋中原搂着妻子,也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夫妻间的浓浓爱意不言而喻,显而易见。

钱多多很有感触的道:“宋叔、安妮阿姨,们辛辛苦苦的用了十几年时间,创下了这份产业,现在要被别人讹诈,强行占有,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没有天理、让人气愤的事情。据我所知,现在在纽州唐人街生活的华人华侨至少60多万,整个米国生活的华人华侨不低于300万,放眼整个世界,有3000多万华人华侨生活在不同的国家和地区,这些华人华侨,很多都跟们一样,受到过当地人的排挤、欺负和侮辱,这就是赤裸裸的歧视。”

众人都点点头。

气质温婉美女安静孤独唯美私房写真

宋中原道:“对,这种现象的确非常普遍,经常都会有华人同胞向我诉苦,除了给他们安慰和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我也没有其它更好的办法,所以我常常会觉得,我这个纽州华人商会的会长很没用,唉……”

宋秋月道:“我中学在唐人街上的,周围都是华人华侨的孩子,还没有什么感觉,上了大学之后,经常就有当地的同学欺负我,骂我是华国人的种,让我滚回华国去,把我惹火了,我就狠狠的揍他们一顿,慢慢的,欺负我的人就少了。”

龙秋霞举着拳头道:“对,能够用拳头解决的事情,直接用拳头解决,干脆利索。别人欺负我,我也是这样。”

安妮指着她们,嗔笑着道:“们两个呀,就是臭味相投。”

龙秋霞搂着宋秋月的肩膀,笑嘻嘻的:“我们两个不仅是臭味相投,还是惺惺相惜,我原来还想打算娶秋月当老婆呢。”

宋秋月瞪着她:“想得美,我才不会当的老婆呢,我要当钱大哥的老婆。”

“哈哈哈……”

众人都善意的笑起来。

钱多多笑了笑,看着宋中原跟安妮,很是认真地道:“宋叔、安妮阿姨,所以我的计划就是借们饭店被砸的这个契机,把屎壳郎请出来,狠狠的教训一下弗兰克跟丹尼尔这对豺狼父子,给纽州唐人街的70万华人华侨出口气,给整个米国的300万华人华侨出口气。所以不管有什么艰难险阻,我都要做这件事情,而且,我要做的好好的。”

宋中原跟安妮都点点头。

这个时候,所有人才知道钱多多的心思,他不单单是为了宋中原一家子,而是为了千千万万的华人华侨。

众人更是对钱多多油然而生敬佩之意。

宋中原很是豪爽的道:“多多,放手去干,大胆去干,我们一切都听的。大不了我们今后一家子搬回东海,从头再来。”

钱多多笑眯眯的点点头,看着张龙:“龙哥,阿什顿·乔治的情况呢?”

“阿什顿·乔治跟大部分的国防部官员都住在六角大楼,快手成年版黄污六角大楼的防备也是非常的森严,但是比起皇宫,还是要差了很多。”

赵虎道:“乔治的具体家庭地址我们也打听清楚了,在六角大楼的北一栋6楼13号,就他跟他的老婆住在那儿。”

张龙补充道:“6楼在中间偏上的位置。六角大楼的六幢建筑都是统一的10层楼高度。”

“6楼13号,呵呵,太好了。”

十层楼的高度,不超过40米,对钱多多而言,就是豆芽小菜。

“他老婆叫什么名字?”

“伊娃·琼斯。”

“漂亮吗?”

“当然。伊娃的意思就是聪明漂亮的意思,而且她才30多岁,正是成熟迷人的年纪。”张龙有些不解:“多多,问这个干什么?”

钱多多的脸上浮现出诡秘的笑容:“嘿嘿,越漂亮越好,越年轻越好。”

龙秋霞嚷起来:“喂,不会是对那个老女人感兴趣吧,我才23岁呢。”

宋秋月立即道:“我才21岁呢。”

“呵呵呵……”

众人又是一阵快乐的笑声。

钱多多脸色一囧,“们瞎想什么呢,我怎么可能对那个什么伊娃感兴趣,我的口味再重也没到那个程度呀。”

“那问那么清楚干什么?”

“嘿嘿,我对伊娃不感兴趣,可是有人对她很感兴趣哦。”

“谁呀?”

“屎壳郎。”

“史克朗?怎么知道?”

“嘿嘿,我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