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云江火醒来的时候,便发觉穆夜听早已经不在她的身边,而且衣架上也没有穆夜听的衣服。·

   她揉了揉酸痛的腰,在心里痛骂了一通穆夜听禽兽,想着他大概需要回去“青麟”那边去。

   云江火洗漱一番,穿戴好衣物,打开房门,就看到了穆夜听和云江水正在切磋。

   “你们在干嘛?”云江火一脸意外地看着正在空中的两人,穆夜听明显修为稍微压低了,压得和云江水差不多。

   穆夜听手持灵剑,云江水手持琴中剑,竟然也能和穆夜听平分秋色,但是好像更为心狠,一招一式都极具心思。

   而她的话音也没有打扰他们两人的对决,云江火只得走过去,宋景焕看到她,微微点头,“大姐!”

   “景焕,他们二人是怎么了?”

   宋景焕微微一笑,依然注视着云江水,“水儿早起的时候,看到姐夫在院落中修炼,就提议要和姐夫切磋,便切磋到了这个时候了,可是打扰到你了。”

   云江火摇了摇头,他们房间的禁制还没有撤去,她当然刚才在房间中什么都听不到,感受不到。

   云江火再次看着他们两人之间的对决,看得出云江水果然是天灵根,机具天赋,能与穆夜听这般打平手,应当非常优秀了。

   两人落于地上,云江水收起了琴中剑,看到了云江火早已经出现了,马上看了穆夜听一眼,便跑到了云江火身边,“姐姐,你醒了?我昨晚找你,但是好像你睡着了。”

   “这个,我的确没有听到,也许真的睡着了,昨晚怎么了?”云江火瞪了穆夜听一眼,便开始和云江水说话。·

   花样少女海边条纹比基尼充满青春诱惑气息

   而穆夜听看着云江水,明显对自己有敌意,而真正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不让她见到云江火,所以有敌意。

   他刚才在修炼的时候,云江水便很是有敌意地要与他对决,而且对于他压低了修为,很是生气,但是如今却还是没有云江火面前表现出来。

   他自然是压低了修为,否则打伤了云江水,他可是要被云江火埋怨了。

   但是就在他们四人在院落中商谈的时候,一道灵力便飞进了院落中,那是云异的灵力,云江火拂开一看,原来是他们母亲江氏已经快到了云锋堡。

   “云异哥说,母亲等人要到了,我们先去外面等他们吧!”

   云江水听着,顿时高兴地挽着宋景焕的手,“我已经又有好一段时间不曾见过母亲了,我们快走。”

   穆夜听紧紧地握住云江火的手,云江火莫名其妙地看着他,“怎么了?”

   “这样,你母亲才会放心。”穆夜听简单地说着,便带着云江火飞向云锋堡外面而去。

   云江火看着他的表情,笑道,“所以,你是想在母亲面前表现,你有多爱我吗?”

   “不用表现,而是一直爱你。”穆夜听执着地解释着。

   云江火笑而不语,但是看到有两道灵力也随着他们的方向而去,细看,竟然是云翳娆和齐潇。

   云江火这才想起来,她母亲不也要和云翳娆的母亲沈氏一起过来吗?想到沈氏的态度,她就觉得烦躁,不是害怕,而是觉得麻烦。

   待他们来到云锋堡的出口,才发现那里已经不止有先到的云江水和宋景焕,还有云异,和她的舅舅江行。

   而云翳娆与齐潇落地,看到江行,就微微蹙眉,江行与江家,在云翳娆眼中也是很可恨,因为是她母亲江氏的娘家。

   江行已经拉着云江水关心地问着,因为他很久没有看到云江水了。

   云江火和穆夜听落于地上,问候了一声,“舅舅”,“师父”。

   江行这才抬头看着他们两人,“火儿,夜听,听说水儿住在‘言域’?”

   云江火还没有说什么,云江水早已经瞥了一眼一直冷着连的云翳娆,便说着,“舅舅,是啊,我住在姐姐那,你不知道那些护法有多可恶,居然安排我住在‘剑霄’,难道他们不知道我舅舅在‘青麟’,我姐姐在‘言域’吗?居然不识好歹地让我住在‘剑霄’。”

   云翳娆听着眼角直挑,听着云江水各种说着“剑霄”的不是,心里的怒意更甚,“江行长老,其实,我想大概是那些安排的护法,想着江水妹妹也是云家的人,所以安排在‘剑霄’中,毕竟‘剑霄’是云家人所在的地方,母亲他们带回过来,定然也是会住在‘剑霄’中。”

   云江水丝毫没有理会云翳娆,继续拉着江行说话,也不让江行与云翳娆说话。

   而却已经看到了天上飞来一群修士,真是他们云家的人。

   为首的就是他们的母亲江氏,云江火和云江水随着江行走过去,江氏落于地上,便看到了自己的哥哥与两个女儿。

   江行看着自己的妹妹一身修炼时所穿的道袍,头发高高束起,就如同当年一起在云锋堡修炼的一般,“素素。”

   江氏对江行笑了笑,“哥哥,好久不见,火儿和夜听,在这里没有给你惹麻烦吧!”

   江氏一眼便看到了自己的两个女儿和两个女婿,他们四人也异口同声地对江氏说道,“母亲。”

   “母亲,我好想你。”云江水一下子便冲进了江氏的怀中,云江火看着她们母女二人,自己便没有办法和云江水一眼,大概是因为她不是真正的云江火,也大概是云江火的性格就是这样吧。

   江氏宠溺地摸了摸云江水,“好了好了,母亲不是在这里吗?你这样,母亲要怀疑你是不是被景焕欺负了,不过景焕那么乖的孩子,你不欺负他就好了。”

   宋景焕走过来,笑道,“母亲,是水儿太过于思念你了。”

   江氏对着他笑了笑,看着云江火还有紧紧握着她手的穆夜听,顿时满意地看着他们二人,伸手摸了摸云江火的头,“火儿,有没有好好听陆衍师兄的话呢?”

   “母亲,我当然有,我想你。”

   江氏知道自己的这个女儿,不和云江水一般能这么肆无忌惮的撒娇,大概是因为她从小比别人自卑,所以以至于性格就是这样了,但是她不知道,其实还有一个真正的原因是因为她已经不是真正的云江火。

   “夜听,火儿平时可要你好好照顾和保护了。”

   穆夜听点了点头,“母亲,保护和照顾火儿,是我应该的。”丝瓜视频安卓旧版免费看